• <select id="lrjuu8"></select><noscript id="lrjuu8"></noscript><dfn id="lrjuu8"></dfn><code id="lrjuu8"></code><div id="lrjuu8"></div>

      疫情拐點將至,中小企業的春天還會遠嗎?

      2020-02-10

      如果一個人只想存活卻未懷高志求發展,那麽他(她)或許可以謀生;而作爲企業,只有生存或倒閉兩種結果,沒有中間狀態。市場競爭是殘酷的,但正是一次次的磨難與危機使一個企業得到曆練並生長。

      眼前來勢洶洶的疫情,既是大自然對人類貪婪的懲罰,也是生命周期對中小企業善意的考驗。作爲刹住疫情所引發經濟運行日益艱難的關鍵手柄,中小企業的下一步決策將關乎整盤經濟棋局的存亡。

      疫情效應“危”在何處?

      有人用“史無前例”來形容節後開盤第一日的股市。

      2月3日A股開市交易,截至收盤,上證指數下跌7.72%,深證指數下跌8.45%,股市是經濟的晴雨表,從開盤後資本市場的反饋曲線來看,無法讓人不陷入消極情緒中,特別是一度逼近跌停的消費服務板塊,開盤跌幅高達9.85%。

      據統計,近百年來全球重大突發疫情共有七次:

      現階段,有專家學者根據非典或SARS時期對于經濟造成的影響來判斷和預估此次疫情可能出現的情況,但需要注意的是:

      1、相對比來看,中國經濟增長的邏輯發生了巨大變化,由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消費已經成爲主要的增長動能;

      2、隨著經濟結構轉型,第三産業占我國GDP的比重不斷上升,由2003年的40%上升至2020年的53%,此次疫情所波及的首當其沖便是該領域的交通運輸、住宿餐飲、旅遊、電影等行業;

      3、不能忽視爆發時間的影響,此次疫情發生在春節這一特殊時點,將放大疫情對于經濟的沖擊;

      4、從國內外環境來看,需求疲軟、不確定性強等多重挑戰正擺在我們面前,疫情在短期內加大了經濟下行壓力,需警惕由此可能觸發的諸多風險。

      資料來源:光華管理學院

      回顧往年危機,其爆發共性都在于種種外部因素交錯疊加所導致的金融體系風險上升,整體經濟每況愈下,即使監管層投放大量兜底資本來幹預市場,也是“治標不治本”。

      一些較爲悲觀的人士就指出,如果疫情危機造成企業利潤率下降趨勢的失控,那麽,銀行體系的系統性風險就會上升,造成不可估量的嚴重後果。

      但相對積極的觀點則指出,隨著電商外賣、線上教育、遠程辦公、網遊等行業的興起,居民即使足不出戶也可以繼續滿足一系列需求,極大地緩解疫情對于産業經濟的沖擊,甚至線上辦公等高效率方式的體驗嘗試對于大多數企業的影響都將是長遠的。

      再來看資本市場的變動,今天中國的金融體系已經是高度聯系的精密系統,牽一發而動全身,在A股休市過後,全球股市都無法避免地迎來大跌,加上市場擔憂情緒的渲染,股市短期中的受挫尚且在可控範圍內。

      但從客觀角度來看,目前還未到達疫情緩和趨于下降的拐點,這場沖擊在徹底進入尾聲前都不能小觑。

      最後回歸消費者的角度,蝸居家中的我們放眼望去,人流密集的大型商超被小區門口的固定供應點取代,實體門店紛紛緊鎖大門,購物車裏堆滿了各大電商供應的生活用品和藥物防護品,清冷的電影院和網紅打卡店被紅極一時的線上辦公APP所取代......爲了讓疫情控制在一定空間範圍內,從起初的設卡測溫,停止客運,再到止步家中,封鎖城市,一系列合理措施的落地有效地穩定了疑似病例數據的上漲,也預示著社會整體消費需求的下降。

      從供求平衡等式的另一邊看去,政府稅收減少,相關部門的項目投資開工依次叫停,進行中的工程也無奈擱置;對于工業建築業來說,道路封鎖與疫情監控或使交通受阻從而影響複工時間,短期內勞動力不足將是掣肘第二産業的主要因素。

      而對于絕對占比的典型代表——中小企業,特別是那些背負著較大的債務風險的初創企業,面對前端供應短缺,後端需求疲軟,企業經營性現金流驟降,整體利潤率下跌的情況,究竟該如何自救?

      全力自救,站穩腳跟

      預測將來的唯一途徑是學習過去。

      爲降低企業在危機中的成本,盡可能止損,在無法刺激消費的需求端恐怕難以發力,因此決策者們應天津159彩票首页地聚焦在供應端。

      從企業的利潤表入手分析,提高公司營業利潤及淨利潤的方法有兩種:其一是增加營業內外收入,其二是降低營業內外成本。由前文的分析已知,在疫情危機的社會背景下,消費者需求僅停滯于生活必需品,政府及外界投資也寥寥無幾,營業內外收入雙向堵塞。因此只能著眼于營業成本的構成項:

      資料來源:企業財報公開默認格式

      營業稅金及附加:由企業銷售應交消費稅産品;對外提供運輸勞務計算的營業稅;計算應交城建稅和教育費附加;對外銷售應交資源稅的産品構成,其中營改增過後營業稅已取消。

      財務數據顯示,一般情況下該項目會隨營業利潤同步變動,但若利潤大幅縮水,稅金卻反向增長,則存在以前年度欠稅、會計處理結轉時效、企業計提政策等原因。

      營業費用:由企業銷售商品過程中發生的運輸費、裝卸費、包裝費、保險費、展覽費和廣告費,以及爲銷售本企業商品而專設的銷售機構(含銷售網點,售後服務網點等)的職工工資及福利費、類似工資性質的費用、業務費等經營費用,以及商品流通企業在購買商品過程中所發生的進貨費用構成。

      一般情況下,該項目最能反映企業經營情況,對當期營業成本的影響最大。

      因此在疫情期間道路不暢的情況下,各省市在下發相關管控政策時要提前與企業決策者溝通,做好風險提示;同時根據實際情況開辟生産和生活物資流通的專用通道,削減檢查環節,減少停滯時間,盡可能降低企業營業成本和銷售成本;對于實體機構可以實行部分員工輪崗制度,減少薪資支出;醫療制造等相關企業也可以力所能及地爲疫情貢獻力量,做出高質量低成本的“廣告”。

      管理費用:由企業的董事會和行政管理部門在經營管理中發生的,或者應當由企業統一負擔的公司經費(包括行政管理部門職工工資、物料消耗、辦公費和差旅費等)、工會經費、勞動保險費、訴訟費、業務招待費、職工教育經費、研究與開發費、存貨盤虧或盤盈、計提的壞賬准備和存貨跌價准備等。

      該項目通常由企業規模與成立初期的會計政策所決定,除遇重大事項外變動不大。

      因此在疫情期間,保證員工基本薪資水平的同時企業要盡可能減少物料的消耗、業務經費以及不必要開支;利用遠程辦公等方式取消住房補貼、加班補助、日常福利及采購等零散花費,盡可能壓縮管理費用。

      財務費用:由企業爲籌集生産經營所需資金等而産生的利息淨支出(利息支出減利息收入後的差額)、彙兌淨損失(彙兌損失減彙兌收益的差額)、金融機構手續費以及籌集生産經營資金發生的其他費用等構成。

      一般對于固定資産及設備較多的大中型企業或運營前期借貸資金較多的小微企業有較大影響。

      因此在疫情期間,要避免過多借貸資金進行長期難以收回成本的項目建設或投資,同時爲降低企業的融資成本;央行也要適度增加貨幣投放,寬松貨幣政策,保持彙率穩定,在投資和消費都因疫情而下降的時候,保住出口量,用出口經濟來彌補和拉動經濟下行。

      對于每一位中小企業決策者來說,迫在眉睫的任務便是在危機中冷思考後戰略的適應性轉化。當“白熱化”的疫情進展導致企業庫存壓力上市、資金周轉困難、入不敷出、低效率等層出不窮的難題時,提高管理水平與效益才是最優解。

      夏至未至,戰“疫”進行時

      戰略是做正確的事,戰術是正確地做事。

      2月7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就支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相關財稅政策、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有關情況召開發布會。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外彙局局長潘功勝表示,爲了支持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經國務院批准,央行作出一項特別的政策安排:

      由央行提供3000億元專項再貸款,通過主要的全國性銀行以及部分疫情比較嚴重省市的地方商業銀行,向重要醫用物品和生活物資的生産、運輸和銷售的重點企業提供優惠利率的信貸支持。

      國家統計局2020年1月公布數據顯示,目前,我國中小企業和非公有制企業的數量已經超過4200萬戶,占全國企業總數的99.8%。其中,在工商部門注冊的中小企業數量有430多萬戶,個體經營戶達3800多萬戶。

      有專家提出,從防控風險的角度來講,我們至少要以三個月甚至更長爲時間長度估計風險。這場持久攻堅戰不僅擺在了企業面前,也同樣令銀行等金融機構倒吸了一口涼氣。

      中國銀行新疆昌吉州分行晏晨表示,現階段各地州銀行都按照監管層要求開放綠色通道,對于還貸困難的中小企業將其授信延長至3月,嚴格落實不抽貸不斷貸等要求。

      資料來源:工信部公開資料

      依據工信部下發的企業規模分類有關規定,金融機構通常將從業人員、營業收入、資産總額等作爲劃分企業類別的標准,企業僅需滿足A或B的要求而非A且B,即可作爲中小企業享受到相關的政策優惠。

      爲避免“一刀切”的現象,對于具體的減免政策各銀行也會依據企業自身經營情況和經濟環境,在遵照嚴格的信用審核的前提下去靈活運用相關規定。

      晏晨進一步表示,特別是在非一二線城市的各分支銀行,對于轄區內的中小企業經營狀況大多是比較了解的,疫情倘若波及到企業的正常經營,銀行將會與企業商談共同制定適宜的還款計劃,同時結合以往的經營數據做合理判斷。

      “經過一輪對于各行業的前期摸牌,疫情影響較大的主要在人力密集型行業,以新疆爲例,人口相對較少且大多爲外來人口,冬休期間大部分制造與工程業本身也處于停工狀態,有必要的已經采取封廠來繼續運作,因此我們對于市場並不悲觀,通過現有技術手段,各銀行金融機構都具有一定能力去在最大程度上挽救‘有希望’的企業。例如在早期生成建設兵團改制期間,一家面粉廠面臨資金例行上繳,在改革後短期內缺乏正常經營資金,我們會利用展期批複、設定還款計劃等先把貸款放出去,把企業救活。”

      但對于政策的執行落地他也提出擔憂:“雖然政策已經下達至各銀行,但實際申請延期的企業還是少數,我們也不建議企業草率地做出這樣的決定,因爲這很可能會影響企業長期的征信數據,文件中並未明確提到這一層面的操作措施,此外,銀行的員工流動性較大,已經申請的企業後期會面臨複雜的手續來消除影響。”

      疫情是一時的,企業經營是長期的。監管層面下達的政策無疑是給市場了一顆定心丸,但由此産生的潛在隱患又有誰來買單呢?無人擔保的後果所帶來的不確定性不僅是中小企業走出困境的屏障,也是金融從業機構呆賬壞賬難以難以消除的症結所在。

      俗話說開門紅的業績節節高,能爲整年帶來好兆頭,可銷售鏈的斷裂,交通的阻礙,政府的傾囊支援,社會的人心惶惶等相互影響加重的惡性循環都在很不幸地在預示著庚子年的艱難。

      眼下,“開門”注定是“紅不了”,但年深日久,磨難過後我們仍能爬起來,跑起來。

      立春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投資界)

      本網站由阿裏雲提供雲計算及安全服務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52